每次遇到急單, 我都很擔心害怕, 不只是品質的問題, 還有許多自己無法控制的事可能都會發生...

星期一開始工廠這裡就開始颳大風, 風大的程度不輸強颱... 也不清楚是山區關係還是甚麼問題...

星期二在現場巡視時, "碰" 一聲, 往事發地走去, 眼前看見的是員工們尖叫並且狂奔外出...

竟然天花板開了一個大洞, (難道是龍捲風?!) 但是在這種山區根本不可能會有龍捲風的形成...

真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眼前看見的災難現場...

接著又接到副總的指示, 表示有批製品必須馬上加工並且立即出貨...

是的, 硬著頭皮還是生產了... 與現場主管們確認好加工流程, 死跟著整個流程不敢離開...

終於, 該做的也都做完了... 偏偏這時候... 屋漏偏逢連夜雨... 這句話這時候真的很貼切...

居然因為風太大, 沒有冷凍車可以載貨到西貢... (從KADO到SAIGON需要七至九個鐘頭車程, 看車大小與路況)

就這樣, 從下午一直連絡至晚上十二點, 沒車就是沒車, 到了越南時間十一點, 真的沒辦法, 我硬著頭皮撥給遠在台灣的戴大爺...

果然, 在地生活過的就是有好介紹, 透過戴大爺, 有機會可以找到冷凍車, 但直到凌晨一點才確認有車可以到西貢...

但因為要到西貢後還得換乾冰, 因為這批貨是緊急要走空運的, 我也不放心, 所以與副總討論過後, 我得親自下西貢...

就這樣, 一個晚上也不敢睡, 等車, 從原本說兩點至三點半到, 拖到凌晨五點才到工廠... (如果六點前沒出發, 可能會趕不及報關, 這麼就無法上機到日本去)

等到冷凍車到了, 又發現司機竟然是兩位, 那我該坐哪裡? 因為我要與一位越南籍幹部一起下去, 這下該如何是好...

看著同事搭著車遠走, 心想應該我還是可以搭機去與他們會和, 但是飛機也沒開, 坐大巴士又太慢...

一個半小時後, 只好請公司司機載著我與另一名翻譯往胡志明狂奔...

沿路是山路, 但由於趕時間, 我跟司機說趕著去報關, 所以他把山路當高速公路開... 時速八十至一百一...

我都快嚇死了... 所以沿路幾乎都不敢睡 (昨天根本也沒睡)...

中途終於遇到冷凍車, 與同事交換文件後, 我們又繼續趕路...

早上七點半出發, 下午一點抵達胡志明... 大家都說真的太不可思議了...

就連我都覺得很不可思議... 究竟我們是超了多少車, 按了多少聲喇叭, 閃過了多少摩托車與行人...

我們真的到了胡志明... 報關後, 與同事在機場會合, 準備將產品換乾冰...

幸虧真的有親自下胡志明, 否則我想本來弄好的貨, 因此又打亂...

在結束寄貨之後, 我們又趕回公司...

最辛苦的莫過於司機... 但沿路幫忙看路的我...

也疲憊不勘... 在回程, 山腰區間多霧, 伸手不見五指的路段, 公司司機還是開得很穩...

雖然我都還是處在於嚇死的狀態... 車上另外兩個同事, 卻是睡到不省人事...

就這樣, 將近晚上十二點, 我回到了工廠...

好像做了場夢... 早上還在距離胡志明三百多公里遠的KADO, 中午卻在胡志明...

到了晚上, 我又回到了KADO...

雖然在台灣也常會台北與高雄往返, 但是路況真的是差別太大...

這天發生的一切切, 以儲存在我腦部記憶體的某處...

我想應該很難忘記...  尤其是山區霧區, 真是命在旦夕...

創作者介紹

月亮上的貓

Ada cat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